当前位置:
首页
> 教师成长 > 教育随笔
读《学生自治问题之研究》有感
发布日期:2015-09-18浏览次数:字号:[ ]

??? 去年学期初的一日与同事交流班级管理方面的事宜,她兴致勃勃地提到了他们班“岗位竞选”的活动。这是一个经过合并重组的班级,作为班主任的她除了从其他老师那里听到过一些评价,以及从上学期期末考试的成绩单了解到一点学习差异外,她对这班学生不曾有过接触,可以说知之甚少。然而班级的日常工作一开学便要有序地安排与进行了。于是她颇有创意地采用了“岗位竞选”的方式来安排班级的“工作人员”。在活动中,她先让学生了解本学期班级的各个岗位,接着就一一让学生毛隧自荐,进行岗位竞选演说,如果有多人竞争同一岗位,就让其他同学根据演说进行评选。她说在整个过程中学生都能积极主动地参与,每个学生都给人以班级主人翁的感觉。  

????当时我只觉得新鲜,赞许这位同事的创意。后来在阅读《陶行知名篇精选》一书时,《学生自治问题之研究》一文颇吸引我的注意,同时也让我回味我那位同事的创举。陶行知先生的“学生自治”思想主要包含三方面要点:“第一,学生指全校的同学,有团体的意思;第二,自治指自己管理自己,有自己立法执法司法的意思;第三,学生自治与别的自治稍有不同,因为学生还在求学时代,就有一种练习自治的意思。”用一句话概括就是让“学生结起团体来,大家学习自己管理自己的手续。”  

仔细回忆过往的学生生涯,在中学时代我的老师好像也举行过“班干部竞选”之类的活动,想想那时的我们,在竞选之前都会认真思考选择合适的班干部职位,并准备好发言稿,参加竞选之时虽有或多或少的紧张,但还是怀着满腔的热情参与演讲,如果有人与你竞争,那势头可能就更猛烈些吧。台下听的同学更是比平常上课认真百倍,他们挑剔的眼光中流露出的是评价,更是对班级的一种责任感。事后竞选成功的班干部工作都是相当负责的,而普通同学也是对班干部们心服口服、倍加信任,毕竟这都是他们亲自选出来的,于是老师对整个班级的管理就显得较为轻松了。我想这就是陶行知先生之“学生自治”思想的一种体现吧:学生自己选择班干部,首先达到了一种情感的认同,那么班干部管理班级时的工作就容易开展,学生都能自觉听从班干部的要求,自觉管理自己、管理班级;同时竞选上的班干部自能主动完成本职工作,履行自己的承诺,达到一种自律与自治。那么我想,我那位同事的“岗位竞选”活动同样也能达到这样好的效果。  

不过,这些活动与陶行知先生的“学生自治”思想相对照,似乎是太小儿科了。然而,在如今的学校里,这么小儿科的事却也不太常见了,取而代之的多是保育主义、干涉主义、严格主义等占主角的教育方式,我不禁心中一震:我们的学生自治将何去何从呢?陶先生曾说:“中国既号称共和国,当然要有能够共同自治的公民。想有能够共同自治的公民,必先有能够共同自治的学生。所以从我们国体上看起来,我们学校一定要养成学生共同自治的能力……”因此,为了学生将来能更好地适应这个社会,并为国家发展作出贡献,我们必须让保育主义、干涉主义、严格主义从我们的教育教学中撤离,还学生以自由民主的空间。教师应学会放手,并以指导者的身份为学生创造条件,发挥他们的才干,让他们在积极主动的自治中,得到学习,学会成长。  

同时,在当代教育中,“德育为先”仍然是一个重要且恒久的课题。在中高考的指挥棒下,分数往往被视作一切,特别是在中学教育阶段,德育总是排在不显眼的位置,或起着装饰品的作用。倒是在小学教育中,德育搞得有声有色,但只要仔细体味,这有声有色中其实还是浸润了严格主义、干涉主义等思想。比如我们常常看到的针对学生德育培养的各种奖惩制度,这种制度其实给德育蒙上了一层功利的影子,这样培养出来的学生真的能有高尚的品德吗?其实,德育还是应注重学生自治。自治可以推动学生的参与兴趣,在正面统一的舆论氛围中展现自身美好的一面,从而逐渐养成美德;自治也可以教学生懂得判断是非,养成具有正能量的道德观。?  

所以,当代教育不妨试试让学生自治。学会放手,也许学生能给老师以惊喜;学会放手,也许教育改革才能有所突破。  

分享到:
返回顶部】 【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